朋友a想要剪头发

彭虹说,经济学有三个基本理论,首先,所有生意只能取得平均利润。一旦有暴利,就会有其他商家进入,最终利润降低。其次,天上不可能掉馅饼。最终,所有的资本都要追逐利润。“从这个角度来说,互联网时代的商业经过这一轮圈地运动最终趋于理想,整体趋向平均利润。一旦利润过高,消费者很难受,那一定会有新的商业来取代,让利润重回理性。这部分聪明的零成本生活人也许会找到更好的生活方式。”

“这世界究竟怎么了?”65岁的市民王桂花英在感叹之余,对自己感到有些沮丧。

随着互联网深入到人们的衣食住行,衣食住行的各种福利也通过互联网涌向人群。意见领袖们通常有足够多的时间和渠道拿到这些福利,当把这些福利转给身边人时,她们也因为如散财童子一般的存在而受到追捧。

当互联网世界呈现在人们面前时,如同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大家已经看到肥沃土地的诱惑:不久前阿里巴巴突破3万亿,这几乎是沃尔玛50年才完成的业务。

菲菲每餐的餐标市场价基本都在百元以上,但菲菲通常都花不了这么多。

互联网世界这片处女地如今正被各大资本追逐,纷纷赶着马车开始圈地运动。如何尽可能快尽可能多的将消费者吸附在自己的领土上是各大资本最关注的问题。而尽管他们的方法各异,但万变不离其中——给消费者福利,或者直接说,钱。

此外,随着互联网浪潮的到来,一些传统媒体也纷纷转型,开辟新媒体战场。而在这些新媒体在发展用户,增加点击量等等也同样较多采用发福利的手段,这些手段的根基仍然是砸钱。一方面是砸钱,自然一方面就有赚钱,正是有了这些有着强烈野心的互联网商业,才养育了如菲菲一般不少的都市零成本生活者。

当天,女儿带着她从春熙路打车到三环,仅花了0.03元,原来打的士要花23元。女儿告诉她因为她首次使用了打车软件,总价10.03元的打车费,其中10元由公司补贴,她自己只付了0.03元。下午,一个化妆师一个摄影师一个助理全程为喜爱拍艺术照的女儿服务,拍摄艺术照,送12张照片和一个拍台,全免费。晚上,女儿拉着她去理发店,这件理发店女儿早就办了张会员卡,可以将98元的剪头费降低到68元,不过,女儿告诉他,这次还是免费。

“新客成本一般是500-600元一位,高的甚至上千元。”一位从事互联网商务的人士介绍。

“都是在砸钱。”一位嘀嘀打车司机表示:“仅仅靠乘客给那点钱基本赚不到什么钱,还要滴滴公司补贴,这生意才做得起走。”

而这背后,就是资本的聚集。聚集的资本有多少?仅以哆啦衣梦为例,负责人透露,最初他们仅仅投入3000万做这个项目,而短短3个月就吸引了3个亿的投资。从一些电视节目也可以看到,随意一个互联网项目,很容易就获得上百万,甚至上千万的投资。

菲菲的互联网途径有哪些?菲菲打开手机,微信群几十个,关注的微信公众号上百个,app几十个,各大论坛书签几十个。早期,她随时浏览随时查阅,而这些公众号、app时不时就会有各种送福利的活动。菲菲每天还去某些网站签个到,签到次数50次还可以领一瓶食用油之类。“现在大家都喊我菲姐,还有一帮小弟跟着我。”菲菲捂着嘴笑。原来,由于她广播种得到的福利也多,用不完的福利就经常送给朋友。

最近,菲菲又被某报纸的新媒体编辑蒙蒙邀请去吃饭。该报纸发展新媒体事业,要求对app的用户量和流量进行考核。“不管多么优秀的内容都会被别的平台零成本复制过去,我们要吸引大家留在我们平台,福利才是王道啊。”蒙蒙坦言,苦于渠道有效,她还需要通过菲菲去给用户们争取下健身免费、吃饭免费、看电影免费等等相关的福利。

最近,菲菲又花150元加入多啦衣梦租衣服app会员,每个月可以不限次数的穿不同风格的衣服。“上个月我穿的衣服,市场价值9000多吧。”菲菲说。

淘宝的成功让更多资本疯狂涌入互联网商业。在这一轮圈地运动中,资本的诱惑带来了大量的用户。用户从最开始的不接受到慢慢的习以为常。“以前我用打车软件,上车前都要上传一张司机的车牌号码等照片到朋友圈作为凭证,就怕不安全,打了这么多次觉得还好,也就不干这事了。”“以前觉得穿别人的旧衣服好烦哦!现在看到衣服都洗得比我还干净,而且每年都可以换不同款式,觉得简直巴适。”用户们纷纷留言。

菲菲所说的圈子就是在各大网络平台比较有号召力的人。他们在网络世界都有相当的号召力,在网络江湖上经常一呼百应。比如,当她们说哪家餐厅好吃,立马会有一帮小弟小妹跑去吃,老板营业额直线上升。当她们说这家头发烫得真好啊!又会一帮姐妹跑去跟随她们的道路。

不过,长期研究互联网的四川大学文新学员副教授彭虹也部分认同,他认为,互联网的到来依旧不会改变经济基本规律,最终互联网商业的利润会趋于平均利润。这些商业发展过程中的福利也会越来越少。

“一年前我辞职时完全不能想到生活是这样的,我要感谢这个时代,这个互联网时代。”对于菲菲来说,她每月只用低保户一般的消费标准,却维持了一个白骨精(白领骨干精英)的生活标准。“做得好的甚至可以不花钱生活呢,我只算一般的。我们这类‘网上谋生’在成都大概有上百人。”菲菲说。

5月9日深夜,成都女孩菲菲(化名)打开电脑开始梳理她手机里一天的照片——早上做头发,中午吃海鲜,喝个小午茶后又去吃了个西餐,晚上再看一场电影……长期游荡在成都各中高档场所的菲菲已经辞职在家将近一年,菲菲的父母也是普通工薪阶层,是什么支持了单身的她如此高的消费标准?

“最终,可能会形成互联网寡头,那时他们可能掌握了定价权,那时候消费者就多少话语权了。”网友kiki留言。

她们一头牵着商家,一头牵着广大消费者,成为了消费世界的意见领袖。

“所有商家现在互联网的圈地运动不过是将原来的广告费用直接发给消费者,同时挤压竞争对手,获得市场份额。”彭虹说:“以前,传统行业可能允许一个领域有10个商家,但是互联网时代则只能允许3个商家存在,而第一名可能将享受50%以上的市场份额和利润。所以,这些企业为了做流量,通过市场做大,虽然利润率降低,但是总利润高一些。但这并不代表消费者会吃亏。”

不久前,菲菲邀请在红星路二段附近工作的朋友三三一起吃午饭,两人相约就在附近吃饭。不过,让三三没有想到的是,这家她经常光顾的港式餐厅平时35元只能吃1条小黄鱼,菲菲来居然38元不限量供应。原来,菲菲去从互联网中得知该餐厅在做38元自助的推广活动。她早早就买好了自主券,只等有朋友约。

不过,菲菲并不觉得她在她那个圈子中算厉害的。“我的福利只是送点吃喝玩乐的东东,有人还能拿到送房子的福利呢!”

朋友a想要剪头发,她立即给朋友送来了一张免费剪头发、化妆和指甲的优惠卷;朋友b想要拍照,她立即帮朋友找到了一张只需交押金而不需要花一分钱的艺术照套装;朋友c想要看电影,那太容易了,她可以一次性找好几张;至于演唱会、小话剧、时尚聚会等那更是时不时会有的福利。由于她经常能给大家带来各种福利,她在互联网和现实世界中都颇有人气。

商业加互联网的一个优势是带来了渠道的便利.一些原来因地理位置或者销售渠道不畅的商家获得新的机会。在淘宝上,由于渠道畅通,商品价格大大降低,从而为消费者带来不少福利。但是在淘宝这样的巨型商业平台兴起后,其他商业平台想要成长也就难了。

“都在告诫我们老年人,免费的一般都是骗人的么?怎么年轻人的免费又是真的?”王桂英说。

不过,也确网友担心,这些各种福利最终究竟对消费者是不是意见好事。

新客成本指的是发展一个新客户所需要的资金。如大家常见的大众点评网,时不时会发送一个“您有20元外卖券到了,快去用吧!”吸引大家开通外卖业务。如优布打车,老客户每新发展一个新客户,新老客户都将各拥有30元打车券。而多啦衣梦这一租衣软件不仅会给新老客户共250元的优惠卷。奖励的刺激效果明显:原计划今年日均最高发展70个新会员,结果现在一天挤进来300多个新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