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塌下来了

青田县山口镇工作人员:还有这种黄的,不裂的,那就是两百多万,叫黄金耀。

青田县山口镇国土资源所工作人员:比方说,一炮比方说十万块钱,那这一炮东西打下来之后好的那么是你赚了,如果是不好那么你亏了这样子。

当地挖矿者:然后挖出来好的要给点他的。有挖到好几百万,好几千万的那个就不行,这样子看着给他了,股份的三分之一给他。

矿业公司出租矿洞盗采当地干部近水楼台搞收藏监管盗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在青田县山口镇,几乎每个人都跟青田石有关系,这些村镇工作人员有时候也从私人那里拿石头,而村里的干部对这些私自挖矿的村民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记者爬到垮塌最严重的地方,发现这里挖青田石的矿洞一个挨着一个,有的矿洞在乱石之中,有的矿洞在悬崖峭壁上,有的矿洞仅能容下一个人,有的矿洞能够开进拖拉机和三轮车。很多矿洞里有挖矿的工具和挖矿人的衣服,而在外面搭建的简易窝棚里,还留有他们做饭和吃饭的工具。

青田县山口镇国土资源所工作人员:经常也是去巡查去什么,再说这个你那个既然是这个封门它自己矿区范围内的,它应该自己有这个管理权的,这个整体这个已经出卖给你了,别人跑到你家里偷东西,这个你自己要管的。

在青田县山口镇国土资源所,记者提出想承包矿洞挖青田石,这里的负责人给记者提议,可以花几万元放一炮。

青田县山口镇国土资源所工作人员:你如果不是来开矿,你就是承包,你就是跟那个他们公司谈好就行了,不需要什么手续的。

这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镇里和村里的干部一般能够拿到一些比较好的青田石料。

记者了解到,由于长期的无序开采和偷采,导致整个封门山山体松动,经常发生山体垮塌和滑坡,这里的丰门腊石矿就发生过冒顶导致人员死亡的事故。

当地挖矿者:这里面都是空空的了,都塌下来了。我们下雨天就不来了,就在家里。

当地挖矿者:那个封门青好的是很少,那些有的好的就几十万,那很少很少。

尽管当地人告诉《经济半小时》记者,这里私自挖矿的有两三组,但是记者实地调查发现,这里挖矿的远不止这些人。记者在这里看到,当地政府设立了很多告示牌,上面写着“严禁私挖乱采矿石,违法行为,违者必究”,但是这却挡不住挖矿人的私挖乱采。

不仅是对这些私挖乱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即便是丰门腊石公司这样的大矿,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的相关规定,买卖、出租或者以其他形式转让矿产资源的,都是不允许的行为。其实山上私挖乱采青田石的现象,当地政府并非不知情。而且当地政府在周边也设立了很多禁止采矿的告示牌,但是这并没有阻止当地人的私挖乱采。

这些废水就像粉色的牛奶一样,流进了山口镇的河流里。那些青田石切割下来的废料也随着其它生活垃圾一起被倾倒进了河里。

青田县山口镇工作人员:这是我们跟你说的这是实在话。有的好东西你连看都没看到的,这都是矿里面开出来才有的。

在方山矿区采矿的村民告诉记者,由于这些山地都是属于村组的林地,所以他们挖出的青田石卖了之后,还要分一部分给当地的村组。

顺着塌方的地方,记者看到只有一条羊肠小道通向山上。这条小道不仅陡峭,而且很多地方就在塌方的地方,上面坍塌的石头随时都会掉落下来。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攀登,记者来到了山上垮塌最严重的地方,这里正好有一些挖矿的人在吃饭休息。

在青田县山口镇,几乎家家户户都在搞石头。记者在街面上碰到一个在镇政府工作的当地人,他带着记者来到存放青田石的房间。这位镇政府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做青田石已经多年,积存了不少好的青田石印章和原料,而青田石里最值钱的就是封门青和黄金耀。

在一位既是村里干部,又是丰门腊石公司副总的家里,不仅有加工好的青田石雕件和印章,在他的地下室还存放着几块品质非常好的青田石。

挖矿人告诉记者,他们都是山口镇的村民,挖矿是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

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不管是承包还是租矿洞,只需和公司商量就行。

青田丰门腊石有限公司负责人:大家都是一个地方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在一个矿洞的山脚下,《经济半小时》记者遇到了来看石头的丰门腊石公司的负责人。他告诉记者,那些在山上挖青田石的村民,都是偷着开采,和他们公司没有任何关系。

在青田腊石有限公司白垟矿区的上面几百米的地方,立着两块醒目的大牌子,一块上面写着“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一块上面写着在“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禁止的相关事项,包括禁止向水域排放污水,禁止堆置和存放工业废渣、城市垃圾、粪便和其他废弃物,然而我们在这里看到不仅废料随便堆放,而且从矿洞出来的废水直接流进了山间的小溪,而这条小溪的下游就是当地的一个水库。

青田丰门腊石有限公司负责人:那些私人打的。他们是偷矿,偷矿的。

在另外一个洞口,记者看到一个运矿石的簸箕,进入到洞里可以听到里面发电机的声音,不过这个洞口很小,根本直不起身子,而且矿洞顶部都是破碎的矿石,只是简单地用木头支撑着,由于矿洞狭小危险,记者只能在外面等待挖矿人出来。